“大脑机械师”彼得斯:我帮奥沙利文成为赢球机器

  斯诺克世锦赛的举办地克鲁斯堡剧院(Crucible)在英文中有“坩埚、熔炉、严峻的考验”等含义,甚至能被译作“炼狱”。

  这一名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斯诺克这项运动的一些特质颇为相配,尤其是对于“火箭”奥沙利文来说,斯诺克曾令他坠入备受煎熬的抑郁深渊,幸运的是,他遇到了心理学家史蒂夫·彼得斯。

  奥沙利文曾深受完美主义和自我怀疑的困扰,即使赢球也会因为觉得自己表现不够完美而生无可恋。在2011年世锦赛前不久,奥沙利文在尝试了各种抗抑郁疗法之后,决定求助于体育心理学家史蒂夫·彼得斯。

  在彼得斯的帮助下,奥沙利文的状况大为改善,直言自己比以前更像一台“赢球机器”了——即使感觉打得糟透了,也能在心理上“放过自己”,在状态并不完美的情况下战胜对手,并且享受比赛。

  史蒂夫·彼得斯在职业体育界有“大脑机械师”的美称,他从2001年就开始为英国自行车队工作,为其在奥运会中的骄人战绩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非常有意思的是,彼得斯在年轻时是一位中学数学老师,业余时间则热衷于志愿者工作,帮助老年人、问题少年等,后来才重新去上的医学院本科,直到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。

  彼得斯最著名的理论叫“黑猩猩悖论”,他形象地将人类大脑比作三个部分:黑猩猩、人类和计算机。“黑猩猩”是情绪机器,它通常不经过人们的同意而控制他们的思考和行动,导致不良后果;“人类”试图管理这只黑猩猩;而“计算机”是“人类”和“黑猩猩”依赖的记忆存储器。

  黑猩猩之所以是一个悖论,是因为人们情绪化的大脑既可能是他们最大的敌人,也可能是他们最好的朋友,关键就在于认识和管理情绪。

  这套理论已经在彼得斯的临床工作中应用了十多年,它不仅适用于体育场景,也有益于日常生活和各行各业的工作。彼得斯承认,体育选手经常会陷入输赢的泥潭,不懂得享受比赛的过程,然而实际上,一个人的成就和这个人是谁并不紧密相关,但人们总会把它们搞混。

  “健康的求胜欲,它的驱动力是客观、清醒的。有时候,我们似乎忘记了这只是一项运动,会根据在这项运动中获得的成就来定义自己,但这么做并不明智。我的工作不是告诉人们要做什么、想什么,而是指出他们的所做所想会导致什么后果,并为他们提供选择。

  通常情况下,对方会告诉我他们想要什么,为什么达不到目的,然后我会给他们指路。这一切都是关于认识自我和管理自我。这是一项需要学习的技能。”彼得斯医生说道。

  他认为每项运动都有其独特的挑战,每个运动员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难题,斯诺克更强调“个人”和“等待的过程”,斯诺克球员必须接受自己只有一部分控制权这个事实,通过了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模式,管理好情绪,打出风格和水平。

  彼得斯透露自己从小喜欢斯诺克,小时候家里有一张小型斯诺克球台,所以很早就会打球。但他承认自己没有天赋:“就像我对所有和我共事的人说的那样,‘你只能尽力而为,好好享受吧’。我做到了!”

  (世界斯诺克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rogersteene.com